box modul

180-8652-5758

10个极具设计感的乡村改造,让人想回到乡村

2021-12-06 16:35:25 )次浏览

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已成为今年的关键词。最近,从建筑到景观再到全村建设,每一个项目都体现了设计师的感受。

01

郴州汝城金山村

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传统村庄。为了改善居民的生活和生活条件,当地政府决定整合金山村的资源进行乡村旅游规划,将金山村建设成为全球旅游发展的美丽乡村示范村。设计试图通过设置荷塘景观和十个景观节点,激活五个古民居和五个古祠堂,建设古祠堂文化旅游村,将古村落建设成为荷兰帮助、怀旧的金山莲花,成为汝城理学文化展示和生态休闲旅游目的地。



02

安吉山川乡村记忆馆

该地块位于安吉山川乡船村主干道旁,靠近溪流。建筑的原始状态很差。屋顶瓷砖和墙壁基本报废。只有几根红砖柱和木屋架仍然可以加固和使用。设计师在大空间内尽可能多地设置天窗,最大限度地将风景反射到室内,尽量减少对周边房屋的干扰。在施工过程中,大量使用当地材料,门窗由村里的老工匠制作。



 

03

莫干山大乐之野庾村民宿

 

客栈坐落于浙江莫干山国营时期蚕种厂的西面,陈旧的建筑物散落在场地上,一些已经破旧倒塌,树木填满了村庄肌理剩余的空间。建筑采用景观内化的策略,不仅对外界建立起对负面的防御,还会让被渗透的内部变成景观的一部分。与此同时,民宿又为小镇提供了一个可共享的公共空间,塑造出公共区域和民宿之间独特的流线关系,以及多样化的游走体验。


04

木兰围场

自古以来,建筑形象功能就与符号学密切相关。在这种情况下,建筑工地是一个大草原。怎样才能不违和地融入场所?我们试图从蒙古包中寻求灵感。作为一种独特的建筑形式,它是草原的图腾。我们以传统蒙古包为母题,从平面、立面到装饰图案,向传统精神致敬。



 

05

乡村景观设计

城头山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该项目以动态农业生产过程作为景观体验进行设计,赋予埋藏在偏远贫困地区几十年的城头山遗址新的生命,既保护了古城遗址的完整性和真实性,又发展成为具有旅游休闲价值的参观体验区。作品展示了景观设计是如何将一个未知的考古遗址转化为一个集教育、娱乐、生产、经济于一体的文化旅游区,可以为当地发展带来效益。




 

06

乙未园环境教育主题儿童乐园

在农村建设过程中,大量的废料、废料和拆除的废物堆积在现场。设计师决定用这些来拼凑儿童公园,以满足农村儿童活动的需要。材料和施工注重低成本、低技术的施工,更深远的意义是我们对儿童环境教育的考虑。



 

07

广州莲麻村生态雨水花园

原场地空间局促单调,缺乏活动休息设施,常年积水,影响周边环境和村民生活质量。由于城市建设的惯性思维,地面过度硬化,忽视了必要的生态措施,破坏了自然生态的农村水循环系统。设计以水为切入点,针对场地问题,努力打造亲切休闲的邻水活动空间,重拾岭南农村以水叙事传统,探索农村公共活动与生态景观的融合。



 

08

乡村整体营造

西溪南村望山生活

西溪南村,被称为徽州文化最丰富的古村落,几年前已经枯萎,大量古民居倒塌弃用。望山生活通过合同与西溪南镇政府和村民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建立共同管理遗产村的机制,审查村级规划,在修复旧建筑的基础上发展民宿,开展文化创意活动,规划新农村民居和服务设施,保护和激活农村文化遗产。



 

09

上坪古村复兴计划

上坪古村是一座历史文化名村,在保护的前提下,选择了村庄内几处闲置的小农舍,如猪圈、牛棚、杂物间、闲置粮仓等。对古村旅游服务设施进行补充,为乡村提供一个新的产业平台,突出了现代建筑、艺术、趣味等特点。



10

山东凤凰措再生营造

“凤凰措”是一座空洞的村庄,整体定位为乡村艺术区,由民宿酒店和艺术家工作室组成,内有林中画廊、水上剧场、山顶教堂、山畔禅苑、图书馆、博物馆等文化空间,还有茶室、咖啡厅、餐厅、儿童公社等休闲空间,并将一个区域作为旧屋博物馆。